专业诚信,竭诚为您服务!
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离婚手续

分享到:0

检察官札记

  离婚9年却赖着不走 随意打骂妻子引众怒

前妻联手债主杀死前夫

  愤怒妻子为摆脱家庭暴力,不惜怂恿他人,走上不归路;糊涂债主为讨回欠款,头脑发热抡起了罪恶的榔头。

  记者从市检察一分院获悉,章娟和陈勇因涉嫌故意杀人,已被依法提起公诉。

  昨天,法院开庭审理此案。

前夫失踪

  46岁的章娟结过两次婚,分别生有一个女儿。沈冠群是章娟的第二任丈夫,9年前两人离婚,但沈冠群赖在章家不肯搬走。

  于是,两个女儿、沈冠群、章娟及其母亲,居住在三室一厅的房子里。

  沈冠群在浦东一家农贸市场做肉类批发生意,先后向多人借债达400余万元。

  今年1月,有个叫邵永的人开始上门讨债。2月3日起,家里人没再看到过沈冠群。期间,甚至有四个外地人上门讨债,由于找不到沈冠群,便吃住在章家不肯走。

  章娟告诉两个女儿,3日早上醒来,她就发现沈冠群不见了,他曾对她说过,在外欠债太多,上海呆不下去了。

  章家人以为,沈冠群离家是为了逃债,也没太在意。上门讨债的四个人仍在家里进进出出,邵永也不时来几次。

女儿报案

  几天后的一场争吵,令大女儿章小姐大吃一惊。章小姐是章娟和第一任丈夫生下的。2月9日晚10点多,章小姐一个人在房间里,正准备入睡时,章娟推门而入,打开房间日光灯,并在床尾处翻找手提包。

  “当时,灯光很刺眼,我叫她把灯关了,她数落我不理解她”,又过了15分钟左右,章小姐听见母亲还在翻动东西,于是两人发生争吵。当章小姐问起沈冠群下落时,章娟气呼呼地说:“他死了,是我杀的。”章小姐很是害怕,多次劝母亲去自首,但章娟仍有所顾虑。深夜,章小姐带着疑惑,找亲戚商量。

  次日一早,章小姐来到当地派出所报案称:母亲章娟说杀死了继父沈冠群。

前妻自首

  2月12日,章娟自首。

  据章娟交代,2月2日中午,全家在家吃饭,正好邵永带人上门讨债,沈冠群让她去开门,并谎称沈不在家。“这天,我看到沈冠群有张16万元的支票,之前他曾说过这笔钱要还给邵永的,可没想到2日邵永找上门,他却要我帮他说慌。”章娟觉得沈冠群又赖债不还了。

  吃完午饭,两个女儿都出门了,老母亲也到邻居家去串门了。当时,沈冠群在主卧里喝酒,章娟在客厅裁剪衣服。这时,沈冠群把她叫进房间,章娟随手拿着剪刀进了屋。不久,两人在卧室内,因债务问题发生争吵,进而扭打在一起。

  “他扑过来掐我头颈,我随手拿起剪刀,准备扎他,但剪刀被他夺走了,他还把我踢倒在地。我身上很疼,就哭着跑到客厅去了。他没出来,一个人继续在卧室里喝酒。”章娟回忆说,“之后,我在客厅拨打邵永手机,想告诉他沈冠群有钱赖着不还,但对方手机始终关机。我进卧室看到沈冠群在床上睡着了,我气极了。想到家里正好没人,是杀掉他的好机会。我于是打电话叫来了另一个债主陈勇,并说服其帮忙杀人。”

帮手:我很同情她

  就在章娟投案后不久,陈勇在老家被抓获。

  今年32岁的陈勇有一儿一女,妻子在老家务农。陈勇曾是农贸市场里做肉类质监工作的,章娟经常到市场去玩,两人因此认识。

  去年年底,陈勇与沈冠群做起了肉类批发生意。陈勇和几个老乡筹集了50万元钱,并拉了一车猪肉到上海交给沈冠群销售,当时,沈冠群应该马上和陈勇结账,但结果他赖着7万多元不肯还,为此陈勇一直怀恨在心。

  2月2日,陈勇接到章娟电话。

  “她叫我到她小区门口与其见面,我应约到那里时,她已开着轿车在小区门口等我了。上车后,她开车在小区附近的一条马路边停下,拿出一张支票给我看。她说沈冠群有钱,但他欠邵永的100多万元都不准备还了,我的7万元沈冠群肯定不会还的。如果我能杀了沈冠群,7万元她来给我。她说,沈冠群已被她灌醉了,什么都不知道,是杀他的最好机会。”陈勇被说服了。

  “我经常去找沈冠群讨债,但他每次都不肯还,这些钱我是从亲戚老乡那里借来的。如果他不还,我没办法交代。我常听章娟说,沈冠群打她,也在市场里亲眼看到过,我很同情章娟,也想为她出口气,所以对章娟的提议动了心。”`答应杀人后,陈勇特地在附近买了榔头等工具,跟着章娟悄悄进入章家,将沈冠群杀害。之后,两人分尸抛尸,并对杀人现场做了掩饰。

前妻:他大骂老母

  章娟与死者沈冠群之间,早已没有感情,她经常遭其打骂。

  今年46岁的章娟,曾当过汽车驾驶教练,2003年后无业在家。“我和沈冠群是1995年开始同居的,一直没正式办理结婚手续,后来生了小女儿沈艳。”根据当时的婚姻法,两人已经构成事实婚姻。“1998年,两人办理了协议离婚手续。我发现他开始赌博,且这人很自私。离婚后,他仍住在我家里,赖着不肯搬走,还说要是赶他走,就杀了我全家。”

  “每个月他只给我300元女儿的抚养费,我经常为了讨这300元钱遭他打骂。他还打骂我家里人,不许我外出,不许我与别人讲话,否则就对我进行殴打。他经常无缘无故骂我73岁的老母亲,家里人都很怕他。我和他之间根本就没什么感情,他打我打得很厉害,我很恨他。”

女儿:母亲受虐待

  章小姐曾向警方反映:“继父经常打骂、虐待我妈,妈妈精神压力很大,以前还因为这些自杀过。继父心眼小、自私,平时不准我妈外出,不准她与人交往,我妈没什么自由空间,生活在压抑的气氛中。因为我妈经常遭他打骂,已经很怕他了,他们之间谈不上什么感情。继父还经常骂外婆,外婆平时不敢惹他,我也不常跟他讲话。”

  今年12岁的沈艳对民警说:“我爸经常不为什么事情,就对我妈打骂。每次妈妈被打后都会跟我讲,并把受伤的情况给我看。每次,我都看到妈妈手上、腿上、身上是青一块紫一块的。我也亲眼看到过爸爸踢妈妈,妈妈躺在地上哭,基本上每个星期都要打骂一顿。”

其有自首情节

  检察官发现,章娟的性格比较内向,在遭沈冠群打骂时,她曾报过警,但远水毕竟救不了近火。章娟也没再采取其他合适的、正确的办法,来解决笼罩在她头上的家庭暴力阴云。其实,这样的悲剧完全可以避免。本案中,虽然被害人存在一定过错,但章娟和陈勇杀人、抛尸的行为手段较为残忍,涉嫌故意杀人罪。不过,章娟是自己投案自首的,按法律规定可以认定其有法定的自首情节。

  (文中均为化名)本栏目与市检一分院合作

  作者: 晚报记者陆慧报道 制图邬思蓓

联系方式CONTACT INFORMATION

  • 宋效文
  • 手机:13594637261
  • 电话:023-65625083
  • Q Q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邮箱:1337558981@qq.com
  • 地址:重庆市沙坪坝区小杨公桥168号附49号附3—2号